联席会
热点资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联席会> 联席会动态
刘克崮:小微金融成长呼唤双层金融监管体制
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  发布日期:2013-11-12 13:03:45 阅读人数:3413 
    随着互联网金融的火爆与民资准入金融行业的讨论升级,民间金融、小微金融成为三中全会的关注焦点之一。

    一方面是蓬勃发展的小微经济体和为之服务的小微金融机构,一方面是温州、鄂尔多斯民间借贷的惨痛经验,建立清晰的中央、地方分层金融监管体系框架,已成为不可回避的现实。

    根据媒体报道,全国共约近万家小额贷款公司、9000多家融资性担保机构分别由地方金融办、工信部、部际联席会议、中小企业局等多个中央、地方部门负责。由于监管边界不清,中央和地方的权责冲突不可避免。

    中国小额信贷机构联席会会长、国开行原副行长刘克崮长期致力于推动中国小微金融发展,此前已在各种公开场合多次呼吁建立中央和地方双层金融监管体制,由地方的金融办负责监管地方的小微金融体系,将小额贷款公司、担保公司这类非存款类非公众金融机构正式纳入地方金融监管范围。

    三中全会前夕,有媒体报道,央行正在研究推动这一监管体制创新,以建立多元、多层次的小微金融服务体系。

     在2013 TALK全球社会创新大会上,刘克崮表示,多层次金融市场建立的着力点是建设小微金融体系。要以机构、产品、监管为三大支柱,政府政策和社会服务为支持。其中,机构是第一位的。有机构、有人做才能有放款。但从目前来看,数目还远远不够。

    《21世纪》:中国目前小微经济体的融资需求如何分层?

    刘克崮:目前我国小微经济体分为四类:首先是小型企业和微型企业,占1300万企业中的99%。第三类是6000到7000万个体户。第四类是2亿的农民。这些都是我统称的小微经济体。

    在这个分类之下,小微经济体分别对应着不同的信贷需求:小企业达到数百万级;微企业数十万,个体户属于数万或数十万,最后一层是农户,数万或数千。

    《21世纪》:目前提供小微金融服务的机构都有哪些?规模和效果如何?

    刘克崮:现在银监会和央行都在鼓励金融机构做小微金融服务,基本上所有的银行都有中小企业部或小微金融部,加之小贷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,已经开始形成梯次。

    目前基本的布局为小农村银行、小城市商业银行做数百万的小企业;小贷公司、农信社做数十万级别的微企业。目前有7000家小贷公司,放贷余额7000亿,融资担保公司9000家,典当大概6000家。还有一些NGO,靠赠款做贫困地区扶贫贷款的,大概100多家。

    然而,现实与理想的状况仍然存在差别。本应主营数十万级别的微企业信贷的农信社、小贷公司,多数做的是数百万的贷款。邮储的小贷做四五万,NGO做的是七八千元。

    与此同时,包括像北京银行、上海银行等地方性银行,招行、华夏银行在内10多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以及大中银行也都有小微贷款项目。然而,现实中我们看到,大银行的中小企业部、小微金融部更多是打着做小微贷款的名义,实际做的是千万级别的贷款,只有民生银行[0.11% 资金 研报]的贷款能够将笔均降至20至30万。

    《21世纪》:这些已有的银行、非银行小微金融机制应如何更好的满足不同层级的金融需求?

    刘克崮:从上面数据可以看出在每个层级,贷款笔均都还是偏高,我认为第一步首先是全行业的贷款笔均下沉。尽管有上面所说的分层,但现在很多金融机构做的是数亿、数千万的贷款,无法满足基层的小规模融资需求。对大银行来说,如果不能从亿级降到百万级,那么降到千万级也是好的。我认为,如果大型银行、中型银行、乡镇银行等所有层级的机构都将贷款笔均下沉,整个小微贷款笔均就会整体下降,将更好的服务最需要的人。其次,为了调整服务对象,除了银行外,需要继续建立专业化的小微金融机构。

    《21世纪》:目前你认为对小微金融监管的原则是什么?

    刘克崮:基本的思路是“中央管大中,地方管小微;中央管全国,地方管区域。中央管公众类,地方管非公众类。对地方管理的部分,中央负责制定方针政策,指导监督地方执行,地方负责制定实施细则和操作办法,具体组织实施。”

    现在多数省、市、县里都有了金融办,这样就有条件了。应该跨步升级,正式将监管交给金融办,分为省政府金融管理局和市政府金融管理局,分两级够了。最后建立一个统一领导、分工明晰、责权一致,协调配合、运行高效的双层监管体系。

    《21世纪》:尽管监管体制可以设计周密,由于很多草根贷款无抵押无担保,仍然面临着违约风险,底层风险如何控制?

    刘克崮:风险控制应该分为两个方面。一方面是自身系统。做小微金融靠五大技术方法,第一,民间借贷模式,熟人的脸面。第二,尤努斯创造的小组联保。第三,现场调查。第四,打分卡,利用现代的信息技术、软件进行信用评估。第五,大数据。有这五个技术,形成制度,培养好人,可以解决问题。

    另一方面,由于大面积风险是分散在底层的,外部风险控制的条件就是把它限制在一个尽可能小的区域里,比如县。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,在县里面放贷的人,放贷的对象、会计、审计及中间转手的人,乃至政府官员等,作为当地的精英大多都是一批人,比如从小都是县一中、或者县二中的校友。外人如果看不清池子里的水,内部小圈子里、同学朋友会知道这笔贷款去干什么,因此将风险尽量控制在小范围内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 《21世纪》: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“383改革方案”透露,将鼓励有实力的互联网机构发挥自身独特优势,进入小微金融领域。近几年中国的P2P网贷行业发展如火如荼,进入野蛮生长的进程,怎么看未来小贷P2P的发展?

    刘克崮:我认为这是一个刚开始实践的题目,在实践不成熟的时候,应继续实践,但要谨慎控制它的度。现在最关键的一点在于,要区分搭建技术性平台与开展实质性融资业务这两个功能,两种功能一定要由两种类型的机构分别承担。这些如果做到这一点的,我认为其他的风险都比较容易控制。(张涵)